抓通缉 > 悬赏通缉 > 法院执行 > » 朝守田园暮守妻

朝守田园暮守妻

» 来源: 来源:人民法院报 » 发布时间:2020-05-19 12:02

  朝守田园暮守妻。

  这句话出现在16年前婚礼上父亲的叮嘱里,被李佳写进在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工作时日日记录的“小本本”上,也被他带到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的舞台上。李佳说自己不善言辞,其实不必说太多话。他的“日课”里有着一切。法学、政治、家人和爱。他用文字一遍又一遍地记载这些点点滴滴。

  1981年出生的李佳,硕士毕业后考入镇海法院,分到执行局,开始深耕执行的“田园”,每日用文字穿梭在案件和法条之间。直到2018年底调往新成立的高新区法院,任执行警务局局长。还是那片田园,开出了花——他的《强制执行规范总整理》出版了。“关于执行,如果你在这本书里找不到答案,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还没有相关的执行工作规范。”李佳第一次如此“张扬”地说话。

  他是长期主义者。妻,是大学一年级开始的笔友,写了四年信,每周一封。第五年见面,闪婚。从在武汉读书,赴宁波工作,长相守。共育二子。有时怄气,妻会偷看他的“小本本”,看到标题《对老婆好》心底就在说:“明白了”,再看又想“心里有就行了”。

  朝朝暮暮。

  “长期主义不仅要坚持你想做的事情,而且不能中断你在做的事,还要持续地不被诱惑。”李佳说。

  15册“小本本”,取名《问题与火花》,像一颗颗种子,长成了执行“法典”大部头。那只是长期主义者阶段性胜利,这也只是个开始。李佳知道这一点。他快40岁,来到高新区法院,亲历一个法院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历史,还有很多挑战,也必当有更多历练。

  镇海法院的李辉和陈蓉蓉都知道那个“小本本”。李辉说,他写得越多,大脑就像个U盘一样容量越大,要调用时,就能呈现在脑海里,表达出来。一般人写东西,有了主题再去找资料。他不同,他坐下来咔嚓咔嚓写,大纲就出来了。对这满肚子的墨水,陈蓉蓉的理解是,这一点一点的信息,被他记下来,慢慢归类、整理,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就像走进他的办公室一样,各归各类,有条有理。

  而副院长叶建园得知“小本本”时,它已化作了执行说明书,成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时镇海法院执行人员的“葵花宝典”。

  胡碧云、张科士都是高新区法院的执行“新兵”,享受那份按图索骥的执行“条理性”。而前几天和李佳一起疫情值勤的张科士,还从他分享的王阳明心学里悟着“事上练”:“事情给到你,是机缘。如果觉得很烦,推掉,自然无法练。找事做,多做事,无论大事、小事,都拿来练。”

  我们穿法袍吧

  “我上中学时,香港律政剧非常流行。你看《法网柔情》里法官身着法袍,多么帅呀!我就想当法官了。高考填志愿从武汉大学到中南政法,一连串全填了法学院。读完研究生,考入法院,就要穿法袍了,真高兴。”李佳说。

  谁曾想分到了执行局。李佳斯斯文文,说话做事都慢条斯理,一点没有风风火火干执行的样子。跟想象中的执行干警相去甚远,有点“儒生着战袍”的味道。

  而且,执行局是最没有法官感觉的法官。刚上班李佳就接手了个案子,外来务工人员在农村盖房时不幸摔伤,半身瘫痪。法院判决房东和包工头共同赔偿40多万元。可是,包工头也摔成了重伤,房东也没钱,只赔了10多万元。当事人不理解啊,连续一个多月,每天都推着轮椅来法院找李佳要钱。那段时间,李佳每天出门都要在心里多给自己喊几次加油,喃喃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踏进办公室。

  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在执行局发生,一有不慎就会遭遇到冲突和危险。李佳还差点被关在厂房要靠报警求助。有时太想帮当事人,做梦都会梦见被执行人把欠款主动送到法院,别提多开心了。

  更开心的是,2008年6月,执行裁决的案子也要开庭了,李佳立即拿出压箱底的法袍:“我们穿法袍吧!”那时法袍早就发了,没机会穿。只能偷偷在家穿给老婆看帅不帅。

  机会来了。同事说:“神经病啊,大夏天的。”

  法袍成了心病。2011年,执行裁决科成立后,李佳要求以后开庭时,都得穿法袍。

  执行“找法”难

  真正上手执行工作后,最难的其实还不是性格,而是“找法”。每个从事执行工作的,内心深处应该都是希望依“法”执行的,因为这不仅彰显执行水准,更是自我保护所必需的。比如拿到一个案子,要去银行查扣存款,你要去找谁?要带什么文书?如果对方不配合怎么办?还有执行拘留后,24小时内要提审,法律依据是什么?

  李佳想要找“通用教材”,一网打尽,尽快掌握执行领域的法律知识,但找不到。答案通常是“我们以前都是这么做的”“这是惯例”。

  相关的法律依据非常零散,体系化严重不足。需要找某个法条时,犹如大海捞针,耗时费力。就这样一直迷茫着,偶然看到了李国光主编的《民事执行法律分解适用集成》,给了李佳莫大的启发:“不如我来解读法条并进行汇编吧!”

  那天是2006年10月27日,李佳找了个笔记本,取名《执行问题与法律规范》,写了一段话:

  “我认为一个法律规范对应解决一定的问题——执行工作中会遇到的问题,把这些问题提炼出来,再把不同法律渊源下的规范条文汇集整理——解决同一问题的法律法规整理在一起,这样就可以方便在实际执行中需要寻找法律依据时的‘找法’。”

  自此念已生,又恢复了做“研究生”的感觉。2006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典礼上,一个教授说,“研究生”不仅是起点,而是终生奋斗的目标。

  教授教导从古义上去理解“研究生”:“研,是以工具在石头上细细地磨的意思。引申为反复推敲琢磨事物的道理。究,就是穷尽,就是从深秘的洞穴中寻找,就是追根究底、探微发隐、探索奥秘。生,在古代有两个意思,一是指君子,二是学问上的先生,即大学问家。”

  可见,这个“生”是不好当的。

  从学生到法官,从法学理论的象牙塔,到司法实践的前沿阵地,在执行惯例和“找法”之间穿梭时,这是开始了新的研究生涯。“我想,岁月没有改变我,我愿做一名名副其实的研究生。”李佳说。

  安放自我

  在忙忙碌碌、风风火火的执行工作中,每天静下来一小时。一小时“找法”研究,逐条读法条,归纳每个法条对应的执行现实问题。可能觉得很枯燥,但心中有问题,读法条就津津有味。“就像考司法考试时,也是读法条,每个法条背后所反映的法学理论都随着阅读一一出现。我可以看法条一看看一天。而这精神世界里的求索,可能是世间最少受外界限制的,成果也完全取决于你的努力。这里不需要拼爹,这好像是一个绝对公平的领域,能够安放自我。”李佳说。

  “找到一个值得你探究终生的问题,并一直坚持去研究它。”读本科时,李佳的一位老师在课堂上这样分享治学经验。“我很幸运,我找到了它。”

  哪怕曾经失落,曾经以为法官梦想遥遥无期,法袍也穿不上。但工作就像读书。需要融入和体会。有很多好书都是慢热型的,读着读着才会渐入佳境。李佳以前读《三体》,一位高人推荐才读。刚开始,很多硬物理知识,他觉得晦涩得几乎要放弃,但基于对推荐人的信任,啃着啃着,越读越不舍得罢手,越读越觉得震撼,直到全书读完惊得合不拢嘴,李佳庆幸幸好坚持了一下,差点儿错过一本如此精彩的书。“执行工作就是这样,随时遇到问题,激发着我学习欲望常常在线,提供源源不断的研究动力。”

  首先,坚持读书。读书已成为生活的习惯,一日不读,就觉得一日虚度。如果把作文比作输出,读书即是输入,没有输入哪来输出?

  其次,坚持思考。李佳不善言辞,但这也给他更多的静思时间和沉思癖好。

  第三,坚持写作。写文章确实是个很艰辛的过程,每每事到中途,各种各样放弃的杂念就会充盈大脑,要对自己狠一点,多逼一逼,事也竟成了。

  融合

  在每天的这一个小时里,先逐条阅读法条,然后概括出每个条文解决的问题,再以“问题”为线索,构建体系、归类整理,编制“强制执行法典”。

  那一个小时,已是铁打不动的习惯。

  2009年,李佳轮岗到民事审判庭,这整理方法也运用到民事诉讼法、合同法、公司法等与当下工作相关的领域,做了好几个类似的规范整理。两年后又回到执行岗位,发现无论哪一点整理都没有浪费。整理“法典”的初衷,是为了更加高质效、高标准地办理执行案件,但很多时候,要干好执行不仅需精通执行规范,还得对民商事法律规定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和研究。

  执行案件中,对行为的执行往往比金钱的执行难度大,特别是探视权的强制执行。有一次,李佳就碰上了这样的难题。申请执行人在探视孩子过程中,对小孩有不当行为,被执行人以保护孩子为由拒绝探视。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是否可以中止执行?查找执行规范性文件,找不到明确的依据。李佳尝试着用“法典”纲目式检索方法,竟然在婚姻法这部实体法里找到了明确的规定:“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

  这是李佳在解读婚姻法时认为与执行程序有关顺手整理到“法典”里的,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这也让李佳信心倍增。条文的解读汇编与执行工作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汇编并不是“空中楼阁”,建立在解决执行问题的基础之上的法条解读、编纂,是很接地气的。

  日课

  一路走来,最大的诱惑其实还是自己的内心:“执行太累了”“明天再看吧”“地方性文件也要梳理吗”“凑合着用吧”……总会冒出各种阻却坚持的声音,诱惑放弃想做的、中断在做的。

  李佳有个“刻意练习”的办法。他从2008年开始使用管理软件,叫EssentialPIM,可能属于比较早用这种时间管理工具来督促自己做事的人。很好用,不需安装,不用注册账号和密码。他设定10时30分到11时30分是整理写作时间。每天自动提醒。

  那一年4月6日,李佳又给自己弄了个“小本本”做日课,取名《问题与火花册》,用A4单面打印剩下的纸手工做的,比较粗糙,字也写得比较随意。把每天关于工作、家庭里遇到的问题、产生的奇思妙想,都写下来。每写完一册会做个目录存档,存档前再把目录电子化,归入他编写的“法官智慧”Excel表格,那里有问题与火花册目录、法源解读目录。以后需要时,关键词查找很方便。

  火花册正在写第15本。

  李佳想这就是王阳明说的“事上练”,时时事事都能“致良知”,也需要练习。他做过尝试,遇事时扪心自问寻求答案,脑海里会浮现若干“声音”,通常这些“声音”给出的答案还不一致,怎么样在这些声音中确定“本体”心声,已是一难,找到后还要排除其他基于私欲产生的念头的诱惑又是另一大难关了。解决之道就在于“多做练习”“刻意练习”。

  “日课,即是练习素材,也是做研究的素材。多做练习,日日练,最终成就“光明”人生,也是一大美事。可能觉得艰辛,坚持不易。但其实,吵吵闹闹一天天,这一小时里,偷得浮生半日闲,去写去思考,与自己对话,心慢慢静下来,思绪稳下来,建立自己强大的内心秩序。这是享受。对抗外界的噪噪切切。”李佳说。

  现在,李佳每天都和局里同事强调:“钉钉功能很强大,要用起来。”让大家养成每天“钉任务”的习惯:自己要做的、要和别人一起做的。

  执行“说明书”

  整理法典,原本只方便自己,也方便同事。2016年李佳发现,或许还有出版价值。

  那一年执行工作“说明书”突然成为镇海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一大法宝。“说明书”再常见不过了,最大特点就是可操作性强。李佳有两个儿子,每次乐高积木来了,不用李佳动手,一堆塑料组件,他们按说明书一块块拼装,变成精美的房车甚至航空母舰。“我就想,执行工作本质上也是一套流程,像流水不间断流下去,其规范化也需要这样操作性强的说明书。”

  于是,在“法典”的基础上,李佳又制作了浓缩版的执行、保全等多个“工作流程书”,诸如厂房拍卖注意事项、冻结支付宝账号流程、新案款系统使用方法等,都逐项、逐条写在里头,简单明了,只要拿起流程书就可以依序执行。这相当于为执行新人提供了一份入门“说明书”。

  执行工作“说明书”管理模式的核心要素有三点:一是行为分解,明晰流程。将执行行为分解为若干步骤,把步骤作为最小单位予以规范。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告诉你每一步该怎么走,“零经验”也能走万里长征。二是整合规范,融入流程。将相关的法律、司法解释以至地方法院规范性文件中,与流程相关的规范提炼出来,再综合形成每个步骤的“标准作业程序”。三是督促鞭策,形成习惯。在流程中设置检查环节,以掌握作业是否按照标准程序进行。发现了问题,是流程的原因则改进规范设置,是执行人员的原因则予以鞭策督促,久而久之,规范的行为内化为习惯。

  实际效果也比较突出,执行新人在一个月内掌握保全工作要领,可以独立办理相关事项了,其他的效果也在逐步呈现中。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来镇海检查执行工作时,都说这是执行百科全书。还有领导发邮件说,很好啊,可以出版。李佳当即给出版社发了个邮件,一个星期后出版社就来电话约他去北京面谈了。完全是无心插柳。

  

  朝守田园暮守妻。2004年,李佳结婚时父亲叮嘱的这句,他一直在做。

  “法官这个职业、执行这片田园,如果说对我有影响,那应该是我更宅了。”有人说,法官是孤独的隐士。这个职业为李佳的“宅”又提供了理论支持。他生活很规律、做事讲究条理,仿佛就该学法。去年看《朗读者》,听说郑渊洁父子都早上4点起床,他就试试看。发现其实问题不大,一年中大半时间4点起来做“法典”整理工作。

  运动少,又中年胖、脂肪肝,老婆就督促李佳锻炼身体:“你要我和你一起走路,还是自己一个人走路?”李佳选自己散步,边走路边思考。

  2019年元旦,李佳在“小本本”上写新年愿望,除了新单位的工作外,写的是“经营好自己的家庭,把母亲、妻、二子照顾好”。这都是萦绕在李佳心间的。“老婆是我笔友,大学一年级时找中南政法法律系的同学,不小心把电话打到我宿舍,我居然还帮她找到了,她觉得这人不错,又打电话聊天时,我说我不太会说话,我们写信吧。”就这样,每周一封,没想过交男女朋友,就把对方当“树洞”倾诉,写武汉的天气、学校的生活、未来的设想,还有没追上的姑娘。一直到2004年3月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像老朋友一样,5月就领证结婚了。

  后来,李佳在武汉读研究生,妻子在武汉工作;李佳到宁波工作,妻子调来宁波做护士。用李佳老婆的话说:“心往一处使。”

  父亲在李佳结婚不久生病离去。李佳发誓要对母亲好。有次母亲到武汉,逛街时啥也不要,当天就回家了。李佳哭了,他觉得对不起母亲,母亲一个人孤单,要对母亲好。老婆说,“这话自不必说。那是肯定的。”这些年,母亲都和李佳一起在宁波,帮他们带孩子,也是彼此陪伴。

  对二子,李佳做得最多的可能是,教会他们规则下的自由。比如孩子天性喜欢蹦跳,大人就一味阻止。李佳不是,“我告诉他们,高度在多高以下的地方可以蹦,给他画个圈圈,在这个圈圈里有自由。跑出这个圈要受罚的。”也因此,孩子拘束不大,体质也很好,小学多年田径比赛跑全区冠军。

  远方

  2018年年底,李佳在“小本本”上写“去还是不去”。这是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否离开熟悉的、深耕的,也养育他的镇海法院?去新成立的高新区?罕见的失眠开始频频出现,真是纠结!有利弊的权衡,有情感的割舍,有无数的对不住……

  趁着周末,带着妻儿重回武汉,路过一家咖啡馆,小黑板上写着一句“不要在最能吃苦的时候选择安逸”,李佳突然就决定了!

  告别现在熟悉的生活,去挑战莫测的未来。芳华易逝,趁着还不太老,再去追逐那并不明晰的未来吧!李佳和镇海法院的告别,是发在内网的一封告别信,从《无敌破坏王》这部电影谈了李佳的选择和离开。熟悉的同事还是打来电话,说这封信好意外,又的确是你李佳的风格。还有同事送来了离别的礼物——比他那“小本本”更高级的笔记本。

  “感谢这人生旅程中,有大家相伴!你们都在我的‘小本本’里,我还在高新区法院写啊写。”李佳说。


上一篇:浙江宁波:385份信用修复决定书助力企业复工复产   下一篇:十年坚守换来理解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