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非正常死亡 > 大案要案 > » 这家人做了97年交警,他说:“儿子如果想继续干,我支持

这家人做了97年交警,他说:“儿子如果想继续干,我支持

» 来源:北京交警 微信公众号 » 发布时间:2020-07-07 18:02

祖孙三代,累计九十七年坚守岁月

初心

▲宗立江的最后一班岗

5月25日上午10点,西城交通支队樱桃园队民警宗立江走下牛街北口的岗位,回到队里的装备室,摘下身上的全部器材、设备,关好柜门的那一刹那,还是禁不住红了眼眶:

“这个动作已经做了无数次,现在是最后一次了。以前曾经多少次设想这一天的场景,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40年的人生,像一部快进的电影,正在从眼前闪过。”

从这一天起,他从自己父亲宗本旺手里接过的接力棒,将要彻底地交到儿子宗博梁的手里。从1953年8月,他的父亲穿上交警制服那一天,一家三代已经为北京的公安交管事业总计贡献了97年。

“再过3年,就满100年了,我们得搞个大点的家宴,庆贺一下。”

宗本旺 宗立江 宗博梁

这是一个相当罕见的三代交警家庭。宗本旺老爷子今年85岁。昨天,儿子退休回到家,老爷子先拿起手机,跟正在两会交通保障前线的孙子宗博梁视频了一会儿:

“家里现在就剩下你的岗位最重要了,你好好干,别给我丢脸!你爸爸今天退休了,我身体也挺好,家里的事儿有我们。”

1953年,当年只有17岁的宗老爷子听说北京城里正在招考警察,于是作出了那个改变命运的决定:从昌平老家到北京城,徒步往返三次,完成了报名、考试、发榜等考核全程,成为了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处里的一名交通警察。

“当时的日子,和现在比,就是一个字,苦。路口上勤,都得走着去,整个队里就一辆自行车,得赶上有什么重要任务,才能骑着去。路口的交通标线都是我们撅着屁股一米一米画的。”

1955年的北京交警

当年的气候,比现在冷一些。交警们并没有配发春秋季的制服,差不多就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每年的五月份,将冬装的棉袄脱下来,直接换成夏装。宗老爷子说,他一辈子的工作,基本就是基层警察眼睛里,整个北京交管工作的变迁史。

但是老爷子1996年退休,很遗憾地与今时今日北京交通管理最重大的变迁——向科技要警力——失之交臂。好在这个遗憾,被他的儿子宗立江完全弥补了。

▲宗立江

1980年12月,在北京公安历史上罕见的急缺人手的特殊时期,时年20岁的宗立江终于穿上了他从小向往的警服。

“小时候有个邻居是海军战士,但凡偶尔看见他回家,我们的那个羡慕啊……当时特奇怪,海军制服和交警制服几乎一模一样,只有帽徽有差别,我那时候就特想当交警!”

这个“小目标”终于达成了,而且是超额达成:从警后不久,他被分配到天安门执勤,每天代表着中国、代表着北京的形象,站在“神州第一岗”,天安门下的三层岗台上,指挥着来往的车辆,迎接国内外宾朋。

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宗立江大多数时间从事事故调查工作。上世纪80年代,但凡发生大一点的交通事故,他和同事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手工画出现场图,用皮尺丈量所有痕迹,拿放大镜观察每一处擦痕,乃至客串法医的角色,直接检验尸体的外表伤痕。

“事故处理干了很久,我印象里,我父亲退休之后的几年内,各种科技手段越来越多,勘查的结果越来越精确,对后期定责、乃至追查肇事逃逸等等工作的帮助,一天比一天明显。”

▲进入科技时代的北京交警

过了2000年,直到他离开事故调查岗位,工作中的科技含量日益增加,他算是真正见识了科技的力量,也参与到了新时代交警的战斗力转型。

“后来的电脑绘图,激光测距,一张放着标尺的现场照片解决所有勘查细节,都是我们工作之初想也不能想的事儿,后来都慢慢成真,慢慢能被我们熟练掌握了。”

他说,儿子还在干,他也会见识更多的交警工作的变迁和进步。“我对他的今后的交警职业生涯,充满了信心。”

这个信心,现在正在参与两会执勤保卫工作的宗博梁说,他在考大学那年,完全没有。

宗博梁

考大学的那一年,他算是有点被父亲半强迫地报考了警察学院,就此与自己“军医”的理想擦肩而过。2007年7月,北京奥运会前夕,他正式成为了一名北京交警,先后在朝阳交通支队呼家楼大队、劲松大队、西城支队西四大队工作。而现在所在的西四大队,正是当年爷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我是重走爷爷的长征路,在把爷爷当年没站过的岗都站了,他没执过的勤都承担了!”

因工作表现突出,小宗两次被授予局嘉奖,去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正在参加两会交通保障工作的宗博梁说,原本现在的活儿,是要跟我爸一起干的。

“去年年底,我爸说要在退休前,再参与一次两会交通保障,我说,我陪着您,您干了一辈子交警,职业生涯的最后,有儿子陪着,也是一段佳话,挺好。计划赶不上变化,疫情来了,两会延后,这一下即将退休的爸爸就没机会了。现在只能是我好好干,别让我爷爷我老爸挑我的理。”

▲宗立江、宗博梁父子

小宗说,胡同里长大的北京孩子不在乎官儿不官儿,但是在乎情份。小时候就觉得爷爷老爸穿着警服,无比的帅,也使得自己在同学面前“倍儿有面儿”。但是没想到长大以后,自己也成为了一名交警,小时候每天疯跑疯玩的时候,经过的那些胡同、大街、路口,成了我工作的地方,岗熟、路熟、人更熟,感觉每天都在为同学、邻居、亲人站岗守夜,每次疏通一个堵点,处置一个险情,调解一个交通纠纷,心中都是满满的成就感,因此我成为了一名普通交警路上工作了13年。

“和我老爹一样,不后悔。”

如今,小宗是西城支队西四大队的一名普通警长,每天穿行于辖区的大街小巷,在每一位司机、行人的不经意间,保障着北京城的交通环境。无论是手里的硬件设备,还是脑子里的交通管理理念,现在的他已经和当年步行几十公里,从昌平乡下走进北京城的爷爷有了天壤之别,但没变的,是这个警察家庭里,男性成员们对头上这顶帽子,对帽子中间的警徽的敬畏,对首都交警精神的传承。

“我儿子现在三岁半。我也不知道是我爷爷还是我爸爸的影响,他现在最喜欢的玩具就是这些带着警用痕迹的东西,帽子、帽徽、我们的制服……不过现在和老爸所处的年代不一样了,我以后绝对不干涉我家小小宗的职业理想,他想干什么就让他干什么,但如果也想干交警,我也支持!”


上一篇:西城人的两会记忆,少不了西城大妈那一抹平安红   下一篇:内蒙古23年前“无名白骨尸”案告破!55岁犯罪嫌疑人落网!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