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非正常死亡 > 大案要案 > » 插翅难逃!惠农“6.14”命案真凶16年后落网

插翅难逃!惠农“6.14”命案真凶16年后落网

» 来源:宁夏政法 平安石嘴山 » 发布时间:2020-05-28 15:00


2020年4月10日,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分局刑事办案中心的一间审讯室外,目睹了嫌疑人马某佳对16年前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后,石嘴山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唐永波激动地说:“这个16年前的弥天大谎,终于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

一瓶矿泉水买了16年

2004年6月14日中午1点左右,一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带着一女子,到惠农区东一方宾馆午休,服务员南某问男子要身份证进行登记,该男子谎称忘带了,无奈的南某将二人安排到了311房间。


案发宾馆

“我当时记得最清楚的是上楼时那个男的对女的说‘我想死你了’,女的回了他一句‘你也太夸张了吧’”。案发后,南某告诉办案民警。

当天下午4时许,这名男子从楼上下来,对南某说:“我女朋友要喝水,有矿泉水卖吗?”南某说“没有”。于是,该男子声称出去买水,并嘱咐南某一会上楼给“女朋友”送一壶开水。谁成想,买矿泉水的这名男子,出门以后就从此人间蒸发。16年后,当南某和男子再次相见时,则是这名男子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站在当年事发点指认现场。

而当年的那幕“人前说着我爱你,背后我却掐死你”的反转剧,南某说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天下午2点左右,我听到311房间传来打闹声,我敲门问,那个男的说‘我们两个人闹着玩呢’,4点他说出去买水,到下午6点他还没有回来,我觉得蹊跷,我和老板进屋后发现那个住宿女子已经死亡,就报了警。”面对警方的询问,南某脑海里始终转不过弯来。

“当时现场勘查十分细致,共提取生物检材18份,可以说是非常全面,这也为2020年攻破这起命案打下了坚实的物证基础……”当时带队组织现场勘查的市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谭斌告诉记者。


抽丝拨茧仍疑云密布

经过调查,受害女子罗某兰,时年22岁,系一名失足女,其社会关系非常复杂,结合案发现场的勘察情况,侦查员们分析,此起案件应该为熟人作案,作案人极有可能是罗某兰的嫖客或相熟的朋友。

从此,围绕罗某兰关系人的一张大网迅速拉开。因罗某兰的职业特殊,她的关系网非常复杂,她死前三个月的通话记录达上万条、短信息几千条,侦查员可谓是大海捞针。

“我们当时的要求就是不漏一人,案发后我们对其密切联系人逐一进行调查了解,其中有一些远在内蒙、河北、广州、河南、黑龙江、山西等地,我们也到当地进行了调查……”时任惠农分局刑侦大队侦查员、现任惠农分局合成作战室主任的王学鹏说。

调查时发现,罗某兰的感情生活也很复杂。根据调查,当时不但有两个外地来石经商的老板包养罗某兰,罗还有几个比较“铁杆”的追求者,纷纷给其送手机、租房子……“我们当时将包养死者的福建老板刘某和四川老板吕某作为较大嫌疑人,进行重点排查,但通过详实调查,但两人均无作案时间,最终排除了这两人的作案嫌疑……”时任惠农分局刑侦大队侦查员、现为惠农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衣贯武回忆到。

调查时,有一个拨打过罗某兰手机的固定电话引起了侦查员的高度关注。“这个电话在案发当天12点半左右拨打过死者手机,调查发现该电话是原石嘴山第二人民小学大门口的一个副食品商店的公用电话,距离案发现场100多米,非常可疑……”时任惠农分局刑侦大队大要案中队长的杨波对此记忆犹新。

可由于此电话是一个公用电话,打电话的人较多,老板对当天打电话的人没有留下任何印象,线索再次中断。破案后证实,这个电话就是犯罪嫌疑人马某佳打来的约会电话。


5770天的擒凶之路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案发16年来,石嘴山公安始终没有放弃对真凶的追踪。期间,他们先后成立多个追逃组,辗转全国各地开展缉捕工作,但始终未能取得重大突破。

2020年春天,石嘴山市公安局党委部署开展“命案攻坚”专项行动,时隔不久,全国公安机关“云剑-2020”行动启动。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唐永波多次组织市县两级合成作战等部门对命案积案和命案逃犯进行逐案分析,从陈年旧案中抽丝剥茧。

4月8日,从市公安局刑事技术研究所传来喜讯:惠农区一企业职工马某佳有重大嫌疑。惠农分局迅速成立了由副区长、公安局长陈奇峰挂帅的专案组,制定了缜密周全的抓捕方案和审讯方案,定于4月10日实施抓捕。

4月10日下午14时许,抓捕组民警在惠农区一小区单元楼外将马某佳抓获。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马某佳问带队实施抓捕的惠农分局刑侦大队长黄利军:“你们是干啥的?”黄利军回答:“我们是公安局的。”“你们工作证拿来让我看一下。”当看到黄利军的工作证后,马某佳陷入了沉默,再也没有说话。

到案后,马某佳最初拒不交代、沉默不语,但在审讯民警强大的心理震慑下,他最终如实供述了自己十六年前的作案经过。


50块钱嫖资引发命案

马某佳1977年7月出生于惠农县尾闸镇,7岁时,因父母离异,他随改嫁的母亲到内蒙古临河生活,改随继父姓李,改名李某东。14岁他初中毕业后就再不上学了,先后在内蒙、北京等地打工。

期间,1994年的时候,母亲马某英为他在惠农区办理落户,落户时给他改名为马某佳。2002年3月,马某佳的母亲、继父以及马某佳同母异父的妹妹都来到惠农,经营砂锅生意。

2004年5月,已经27岁的马某佳还没有结婚,空虚寂寞的他来到惠农区的新世纪美容厅找“小姐”,认识了罗某兰,并在美容厅发生了关系。

尝到“甜头”的马某佳通过聊天,留下罗某兰手机号,希望以后再联系。

1个月后,马某佳又想起了罗某兰,便来到惠农区安乐桥附近的一个小商店,用公用电话给罗某兰打了一个电话,两人约好在安乐桥市场的东一方宾馆见面。

两人进入房间不久,罗某兰便向马某佳索要嫖资,马某佳按电话里谈好的价格给了罗某兰100元钱,罗某兰却说不够,要150元钱。

马某佳一听就急了:“刚才咱俩不是已经谈好价钱了吗?”罗某兰却称还要给老板抽50元钱,所以要150元钱。

马某佳身上没钱了,便说:“要是150元的话我就走了。”罗某兰却说不行,表示马某佳就算走也得付100块钱嫖资。

马某佳一听勃然大怒,便和罗某兰吵了起来,吵了几句,马某佳转身要走,罗某兰却不依不饶,指着马某佳骂到“你他妈的玩不起就不要玩,逗我耍呢……”

自尊心受到打击的马某佳掐住了罗某兰的脖子,将其按到在床上,但罗某兰还在一直咒骂,并大喊救命。楼上的打闹声引来了服务员,服务员敲门问马某佳有什么事,马某佳谎称“我们两个人闹着玩呢,没什么事”,罗某兰闻言也没有说话,服务员便离开了。

马某佳将门关上,坐在罗某兰身边,不想罗某兰突然伸手抓向马某佳,将其脖子锁骨附近抓伤,马某佳恼羞成怒,用双手掐向罗某兰的脖子,罗某兰用手试图搬开马某佳的手,并用脚蹬马某佳,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一分多钟后,看到罗某兰再也不动了,马某佳吓得瘫坐在地上。

知道自己杀人了,马某佳没有立即夺门而逃,而是紧张地思考起了对策。“如何应对服务员的询问,如何全身而退?”由于高度紧张,他浑身大汗,汗水落在地面上都没有注意。

想好对策后,他就“演出”了文章开头买矿泉水的那一幕。在成功骗得服务员的信任离开宾馆后,马某佳立即赶回了惠农区尾闸镇的家中。

被捕后的马某佳供认,这个“买矿泉水,送一壶水”谎言是他苦思冥想的“成果”。“其真实意图就是为了营造自己离开时受害人还活着的‘假象’,干扰警方的侦查视线……”市局刑侦支队案审大队大队长李永波说。


畏罪独身10年后娶妻生子

案发3天后,随着警方侦查力度加大,终日惴惴不安的马某佳以推销砂锅为由逃往青海省西宁市。在青海待了4个月,马某佳没钱了,母亲马某英给他打了几百块钱,让他回家,他不得不再次回到惠农。

回到惠农后马某佳在惠农、内蒙、宁东四处打工,因为害怕,他一直不敢和别人过于亲近,害怕不小心向其他人暴露出自己的做下的大案,独身一人过了10年。

2014年,马某佳和彭某结婚并于当年生下了儿子刚刚(化名)。在前妻彭某的眼中,马某佳易怒无情,性格阴郁、经常对她实施家庭暴力,也不愿意与她亲近,而且虽然马某佳每月工资收入近5000元,却不给她一分钱。婚后不久,被马某佳几次拳脚相加的彭某提出离婚,搬了出去,2018年,两人离婚。


图片分别为16年前与现在的当事人

到案后,马某佳悔不当初,他哭着请求父母和妹妹的原谅,但对死者罗某兰的家属却只字未提。

16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16年后到案认罪,将这个隐藏在心里16年的秘密说出来的马某佳如释重负。他在审讯室里酣然大睡,甚至第二次询问时民警怎么叫都叫不起来。“16年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马某佳告诉民警。

“‘6.14’案件的告破为“云剑-2020”行动再传捷报、再添战果,这也是石嘴山警方在不到10天之内攻破的第二起16年以上命案积案,此举有力震慑了各类命案逃犯,这也集中体现了石嘴山公安坚持‘命案必破的’信念和锲而不舍的精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公安局长张虎告诉记者。“‘有逃必追,一追到底’这是石嘴山公安的信心和决心!”(张国军 杨丹 文/图)


上一篇:犯罪嫌疑人在监视居住地脱逃!10小时后被抓获   下一篇:虚开增值税发票涉案超10亿,宁夏一老板被判无期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