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非正常死亡 > 大案要案 > » “你们抓错人了,警察打人了

“你们抓错人了,警察打人了

»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责任编辑:陈言

“你们抓错人了,警察打人了!”

4月2日下午,宁夏吴忠市万达广场,一名男子正要拉开自己的白色起亚车门,突然被几人扑倒死死按在地上。

他们是石嘴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刑警,刚刚从商场3楼一路直冲下来。石嘴山市在宁夏的北边,吴忠市在南边,两地一南一北,相隔130多公里。

路过的人见其中有人扛着摄像机,以为正在拍电影。

“你叫啥名字?”

“李某飞。”

“警察,抓的就是你!”

当时周围看热闹的人还不知道,这位稀松平常从自己身边路过的人,会是16年前一起强奸杀人焚尸案的真凶。

一线抓捕画面曝光!

4月16日,犯罪嫌疑人李某飞被石嘴山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嫌疑人和民警审讯室意外重逢:

“你是我小学同学”

押上车后,民警对李某飞说道:“我们是石炭井分局的,知道抓你的原因吧!”嘴里一直嘟囔着“你们抓错人了”的李某飞马上闭上嘴,陷入了沉默。

押解车连夜返回石嘴山市,第一次突审开始。

李某飞对民警李超的讯问避重就轻、绕而不答,审讯一度陷入僵局。

突然,李某飞抬起头问:“你是不是叫李超?”

“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我小学同学!”

李超当时以为他在和自己套近乎,就说不认识他。没想到对方接连说出了几个同学的名字,才确定他没有说谎。

李某飞紧绷的心弦放松了,开始问侦查员要吃要喝,还提出上卫生间等要求。

第二天,李超在带李某飞做核酸检查返回途中,故意带他来到案发现场。李超从后视镜看到,李某飞紧闭双眼,喉结不停抽动,使劲咽唾沫:

李某飞有重大作案嫌疑!

第二次审讯,李超装作无意间问李某飞:“这件事,你想过最坏的打算是什么?”

“就是打头(枪毙)嘛。”李某飞随口一说。

李超心里更加有底了,但对方马上反应过来:“我又没有犯错,为什么打头呢!”

现场压阵督战的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唐永波带专案组迅速制定了审讯策略,李某飞很快就招了。

他说了一句:“那天晚上喝多了!”随后便如实供述了2004年5月2日深夜,那起震惊当地的奸杀焚尸案。

“一个人被烧得模模糊糊的”

曾经人们拎着水桶上厕所

李某飞原名汪国强,出生在河南,因为家里穷,小时候过继给李家,5岁的时候,亲生父母又把他要了回来。90年代,一家人先后来石炭井。那时候李某飞才上小学,经常打架,偷铁、偷钢丝等小偷小摸行为不断,是派出所的常客。

五年级辍学后,他就随着父亲打零工,开过渣车,在广州玩具厂、银川餐馆都打过工,之后就一直在社会上游荡。

时针回拨到2004年5月2日晚9时,在石炭井二矿下坡附近的饭馆,时年19岁的李某飞喝了约有五两银川老白干,晃晃悠悠准备回家。路过一家商店,又买了几罐啤酒,他一边往石炭井粮站的方向走,一边喝啤酒,走累了就坐在地上休息,休息好了再走。

没想到,走到某个路口的时候,喝醉的李某飞撞到了一名女子,两人发生口角,进而厮打,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将对方砸晕。

将女子砸倒后,李某飞将其拖到一个四合院后的巷道内,实施了强奸杀人焚尸的滔天罪行,之后便潜逃隐藏,这一藏就是16年。

2004年的原石炭井区人口合计8万,狭长的地段有大小商铺上百家。正值五一长假期间,恐慌迅速蔓延到各个角落。

当时石炭井平房居多,且以旱厕为主,一到晚上,妇女和孩子都不敢出去,曾经有段时间,每天早晨大人们拎着水桶上厕所。

“你们是不是混饭吃的,连案子都破不了!”

“5月3日早上8点,我们接到分局指令,全部警力取消休假,全员上岗。”时年33岁的石炭井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张海宏回忆道,“我当时接到电话后,立即赶赴分局,一个小时后,我们分局的80多名民警全部到岗……”

专案组对案发现场两公里内的所有住户和人员进行“地毯式”排查……虽穷尽所有方法,案件始终没有找到突破口,“5.03”案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压在了办案民警心头。

刚开始,受害者家属每月都会去分局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来的次数多了,家属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后来,家属指着民警的鼻子责问:

“你们是不是混饭吃的,连案子都破不了!”

提起当时的情景,年近半百的张海宏不禁湿了眼眶,“这起案件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压力,我曾多次反复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虽时隔多年,现场也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但死者所在的位置等现场情况,就跟刻在我脑子里一样,我一步都不会走错……”

16年间,石炭井分局换了6任局长,当年负责侦查此案的民警,有的去世,有的调离,还有的牺牲了,但对案件的侦破工作却始终没有停止下来。

今年4月1日下午,石嘴山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实验室终于分析比对出该案嫌疑人是李某飞,次日嫌疑人落网。

案件告破后,受害人的女儿放声大哭:“16年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以为没有可能了,没有想到案件破了!”

指认犯罪现场时,两次长跪在地

“20岁作案时,当时心里特别害怕,特别恐慌,这16年里我谁都不敢说,一直压在心里。看见警察、警车就害怕,经常做噩梦,有时还会梦到警察上门来抓我,不知道哪一天哪一辆警车就是为我来的……”

由于当时的家距离案发现场较远,李某飞躲过了地毯式拉网清查,4个月后,他按照父亲的安排,来到银川宁东。不久后全家人搬迁至此。

“因为案发现场在厕所旁,我们当时的侦查方向和重点主要放在现场2公里范围内,有过偷窥女厕等前科劣迹人员的身上,而李某飞当时家距离案发现场较远,且没有前科……”石炭井分局法制大队大队长张海宏介绍。

2007年李某飞结了婚,2008年儿子降生,四年前的命案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淡去,感觉生活步入了正轨。

但李某飞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此后,李某飞多次跳槽,先后在枣泉煤矿、石曹存煤矿工作,都嫌工资低辞职了。2011年11月,他和弟弟到内蒙乌海一游戏厅进行赌博,与人产生冲突,被判刑两年。

2016年出狱后考取驾照,跑起了黑车,四处贴小广告、收废品,直到被抓捕归案。

指认犯罪现场的时候,李某飞先后两次长跪在地,哭喊:“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上一篇:全区刑事治安总警情同比下降16%,这支内江“甜城义警”屡立功绩!   下一篇:搜狗VS金山?妨碍用户变更浏览器主页,“金山毒霸”陷官司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