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案件审判 > 行政处罚书 > » 说起母亲离世他悔恨万分!戒毒12年后又复吸 让母亲饮恨九泉……

说起母亲离世他悔恨万分!戒毒12年后又复吸 让母亲饮恨九泉……

» 来源:重庆长安网 » 发布时间:2020-06-29 15:00

说起母亲离世,邹洋眼里噙满泪水

这是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母亲谆谆教诲,大爱无疆;妻子循循善诱,用心良苦;他自己也浪子回头,艰苦创业……但这些都没抵过毒友的巧舌如簧,“瘾”令智昏。5月3日,46的邹洋(化名)第二次走进重庆市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距离他上次离开已经整整12年。就在他复吸毒品后的第12天,母亲在疾病折磨和伤心绝望中悲愤离世,他终究未能兑现曾向母亲许下的承诺。

第一次戒毒归来后

母亲给他定下规矩

邹洋,重庆涪陵人,还在襁褓之中时,母亲便和父亲离了婚,哥哥和姐姐跟着父亲,他跟了母亲随母姓。在涪陵某高校食堂工作的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终生未再嫁。

但成年后的邹洋没有让母亲过上一天省心日子。18岁那年,他为一个女孩争风吃醋,和人单挑被打断门牙;20岁那年,为朋友两肋插刀打群架,逃跑过程中掉下堡坎导致左足后跟粉碎性骨折;22岁那年,前往广州打工,期间因贪图享受交上毒友,染上毒瘾。

母亲得知邹洋吸毒后,特地到广州将他寻回,试图让其远离毒友圈子从而戒断毒瘾。然而,回到涪陵的邹洋仍继续与社会上的不良青年交往,打架斗殴、赌博吸毒,成了他的日常。

2002年,因在家中注射海洛因,邹洋被公安机关查获,送原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戒毒所强制戒毒3年。

第一次戒毒归来后,邹洋似乎有所感悟,他告诉母亲,自己交了个女朋友叫阿美(化名),为了母亲和女友,他已下定决心不再吸毒。母亲很为儿子的转变高兴,也希望阿美能拴住邹洋不安分的心。母亲给了邹洋小两口一把钥匙,这是母亲省吃俭用半辈子,在涪陵城郊购买的一套带门面的住房钥匙,让邹洋用门面做点小生意。母亲对邹洋说:“生理脱毒只需要15天,我希望你能坚持15年,彻底戒除心瘾,只有到了那一天,我才会相信你真正戒毒成功,才能把这套房子的产权过户给你;如果你不能彻底戒毒,那就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邹洋接过钥匙,答应了母亲。

2005年,邹洋和阿美登记结婚,夫妻俩开了家小饭馆,晚上兼营烧烤夜啤酒,生意逐渐好起来。然而,成为餐馆老板的邹洋,很快就又与之前的毒友“搅和”到了一起,在家中聚众吸食海洛因被公安机关查获,送原重庆市涪陵劳教戒毒所强制戒毒3年。而这时,距离他向母亲作出承诺还不到一年。

邹洋进戒毒所不久,妻子阿美也因吸毒被送到了原重庆市女子劳教戒毒所强制戒毒3年。原来,阿美也有吸毒前科,只是一直瞒着母亲而已。

2008年,邹洋和阿美双双戒毒期满。经过了两次戒毒的邹洋,此时方有所彻悟,痛下决心戒除毒瘾。从戒毒所出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夫妻二人戒毒长远计,向阿美提出了离婚,因双方并无子女,也无财产纠葛,两人好说好散;第二件事是远离以前的毒友圈,在一位美术教师朋友的帮助下,邹洋在重庆谋了一份家装现场管理的工作。

生活刚有所起色

母亲却罹患重症

时间到了2015年,邹洋结识了比自己小9岁的涪陵籍女工,聪明、善良又能干的阿星(化名)。阿星离异,有一个女儿。邹洋向阿星坦诚了自己的吸毒史。经过了这些年的戒毒考验,邹洋相信自己已经可以克服毒品的诱惑,有资格去追求第二段姻缘了。虽然接纳了邹洋,但阿星对邹洋却并不放心,管得较紧,不仅不允许邹洋与之前认识的毒友有任何接触,还不允许邹洋单独在外参加任何形式的朋友聚会和应酬活动。阿星说:“你走哪里都请带上我,你和朋友打打小牌,我给你掏钱;你和朋友吃饭,我给你付账;但你要胆敢和朋友再吸毒,对不起,哪怕你是我丈夫,我也一定会报警。”

2016年,两人决定回阿星娘家涪陵区白涛街道发展,用他们打工多年的积蓄作启动资金,再加上母亲的资助,从农民手中以200元每亩的价格,流转了200亩荒山种植花椒,并成立了以阿星名字命名的农业综合开发公司,加入了当地的花椒种植合作社。创业初期,二人吃住都在山上,从育苗开始悉心经营,忙时以80元每天的价格请当地村民协助管理。创业最困难的时候,没钱买肉吃,只能顿顿吃红苕叶下饭。经过3年的辛勤耕耘,花椒逐渐投产,2019年首获丰收。

2018年,邹洋母亲所居住的涪陵某高校旧址原职工宿舍拆迁开发,母亲搬到了涪陵区某廉租房小区居住。这一年8月,年已七旬的母亲查出罹患肺腺癌。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手术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回到廉租房家中。为了照顾母亲,邹洋特地请了一名护工,照顾母亲生活起居。自己和妻子在花椒基地不是太忙的情况下,一个月总会抽出几天时间,回家探望母亲。

今年春,花椒基地忙碌的时节,恰逢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邹洋和妻子一直呆在花椒基地,将母亲完全委托给护工照顾。

4月15日,因兑现花椒基地土地流转费和给付村民工资的事情,邹洋与阿星发生激烈争吵。邹洋认为应当依照和农民的约定,像前两年一样按时结账;妻子认为目前有限的资金应该投入到基地的再生产中,农民的账可以先缓一缓,并让邹洋去和涉及到的农户商量。邹洋感觉这样做有失信誉,妻子说他死要面子活受罪。

当天下午,邹洋接到护工的电话,告诉他母亲病情有所加重,建议他带母亲去医院诊查一下。接到电话时妻子在花椒地,因为还在气头上,邹洋未将母亲病重的事告知妻子。

12年后再吸毒

母亲饮恨九泉

4月16日一早,邹洋一人驾车回涪陵探望母亲,而此前回涪陵,夫妻二人都是相伴同行。邹洋将母亲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告知需要住院治疗,但呼吸科暂无床位,要等。邹洋一直等到当天中午11点,仍不见有人出院退床,医生承诺,有床位后电话通知他带母亲过来住院。随后,邹洋将母亲带回廉租房小区。

当晚,邹洋服侍母亲吃了饭,下楼到小区门口买烟抽,意外遇见10余年未见面的原毒友邬某。邬某看到邹洋后表现得十分惊喜,告诉邹洋他也住在该小区,并热情邀请邹洋到他家中喝茶叙旧。邹洋以母亲生病为由竭力推辞,邬某便说邹洋发了财看不起他。邹洋抹不开情面,去了邬某家。当晚,两人进行了海洛因注射。离开邬某家后,邹洋心中有愧,没敢去见母亲,而是回到了母亲给他的那套门面房中。

4月17日清晨,因有人举报,邹洋在家中被涪陵区公安机关抓获,经尿检呈海洛因阳性,被处以治安拘留15日的处罚。5月3日,邹洋被送到重庆市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执行2年期限的强制隔离戒毒。此时,距邹洋上次戒毒出所已过去整整12年,距兑现对母亲的15年不沾染毒品的承诺只差3年。

当天,戒毒所民警组织拨打亲情电话时,邹洋迫不及待地拨打了母亲的电话,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邹洋随后拨打了妻子阿星的电话,才得知,4月28日,也就是邹洋复吸后的第12天,母亲没能扛住病魔和邹洋再次吸毒的双重打击,含恨离世。阿星告诉邹洋,母亲去世后,她去公安机关为邹洋申请丧假,但因为疫情原因未获批准。现母亲的骨灰寄存在涪陵殡仪馆,等他两年戒毒期满后再行安葬。妻子还告诉邹洋,母亲原住房的拆迁赔偿款由舅舅掌管着,虽然母亲治病花去了一部分但仍有结余,他多年不曾联系的哥哥姐姐提出了共同分割母亲遗产,包括母亲给邹洋的那套没有过户的门面房。舅舅表示,等邹洋戒毒期满出去后再行分配。阿星答应等邹洋两年,期间会按期探视让他安心戒毒。

“我愧对母亲,母亲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原本想着等日子好了,一定守在她身边让他安享晚年,没想到自己将她逼上了绝境。我能想象母亲的痛苦,她是因为绝望,才不管我了,才离我而去了。”邹洋眼角噙着泪,平静地讲述着,却难掩内心的哀伤,“我也对不起阿星,她本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我却拖累了她。”逝者已去,唯愿那曾经迷失于毒品的心灵,在幡然醒悟后,能给生者以新的希望。


上一篇:豪车隐藏的“秘密” 滇湘警方合力摧毁一个跨两地贩毒团伙 缴获毒品19.43千克   下一篇:法律服务与辖区居民能做到“零距离”吗?这里的“密电码”会告诉你答案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