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案件审判 > 行政处罚书 > » 女警日记曝光:“我的妈妈哪儿去啦?”女儿一早睁眼的第一句话,让她哭了半天

女警日记曝光:“我的妈妈哪儿去啦?”女儿一早睁眼的第一句话,让她哭了半天

» 来源:北京监狱与戒毒 微信公众号 » 发布时间:2020-04-24 22:03

北京市天河监狱民警刘丹在完成44天隔离备勤后,打点行装踏入了监区大门。那一刻,她感受到了第二批战友的压力和挑战,体会到了他们的酸甜和苦楚,也必将付出同样的顽强和坚守,冲锋在监管一线。

和许多同志一样,她也写了战疫日记,其中有一篇叫做《致家人》:

今天是我狱内封闭的第二天,也是我们离开家的第46天。在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虽然回家的期限一直在变,但是我心里一直却没有大起大落。这必须要感谢我的家人,他们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和理解。父母虽然年老多病,但妹妹照顾的无微不至,我每次打电话的时候父母都告诉我别担心他们,要安心工作;家里的两个娃,公婆和老公照顾的也很好,老大似乎懂事了很多。最要感谢的是我的老公,不仅照顾好了老人和孩子,支持着我的工作,还给我了精神鼓励,告诉我“坚持就是胜利”“不要着急、服从大局”。

唯一让我时不常鼻子发酸的,就是我那两岁半的小闺女每次视频对着屏幕喊:“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前几天,老公微信告诉我闺女晚上睡觉时说要找妈妈,好不容易哄睡了,第二天早上一睁眼第一句话又是“我的妈妈哪儿去啦?”我实在没忍住,躲在卫生间哭了半天。

今天晚上到集中地点使用手机与家人视频的时候,闺女给我唱了好几遍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可我记得当初离家的时候,她还不会唱歌呢......真希望孩子慢点长,真心不想错过她成长的每个瞬间。

“孩子很想她,我也很想她。但我们都是政法系统的党员,组织需要的时候,应该冲锋在前。”刘丹的爱人翟东波看了这篇《致家人》后也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他说自己以前也是监狱系统的一名干警,非常理解和支持妻子的工作。

翟东波为了不让妻子担心,努力地做好家里的一切,照顾两个孩子和家里的老人。可就是当两岁的小闺女彤彤哭着问“我妈妈哪去了?我要妈妈”的时候,让他不知所措。

刘丹和翟东波的大儿子喆喆,今年已经11岁了,是个小围棋手。今年2月份,喆喆将自己在围棋比赛中得到的奖金捐到了武汉。喆喆说他已经和爸爸说好了,等妈妈回家,全家人一起吃火锅!

首都监狱戒毒系统有许多像刘丹一样的民警,也有很多像翟东波一样的家属,感谢他们的付出,祝大家一切平安。


上一篇:云南边检总站:疫情防控插上高科技“翅膀”   下一篇:千年运河畔,他们筑起藏蓝防线!超暖MV告白战疫一线的“你”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