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案件审判 > 行政处罚书 > » 狼追着警车跑?还有你很多不知道的木里警事

狼追着警车跑?还有你很多不知道的木里警事

» 来源:青藏铁路公安局 » 发布时间:2020-04-08 12:02

你知道木里有一支可亲可爱的铁警队伍吗?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木里镇地处青藏高原东北端的祁连山中段南部地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年均气温—1.5℃,就是在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下,西宁铁路公安处木里车站派出所管辖的线路从高低起伏、长年积雪的滩涂草场中蜿蜒而过,穿越了两州(海北州、海西州)三县(刚察县、祁连县、天峻县),途经二十几个自然村镇的夏季牧场,全长143公里。

“我们所一共8个民警,外加8名辅警,因为地方政府没有设立护路队,所以这一百多公里的线路安全就由我们这16个兄弟共同负责维护。”所长刘新林一面佩戴好警用装备,一面笑着说。此刻,他正准备带着当班民警王建勇和辅警开展一天的巡线工作。

打开值班室的门,放眼望去,绵延起伏的草滩被厚厚的冬雪覆盖,在高原阳光的直射下,竟十分之刺眼。看我眯起了眼睛,刘所长笑着递给我一副墨镜,“带上吧,这雪光看久了,特别伤眼睛!”

待我们上车坐稳后,副所长姜飞打着火,警车掉了个头,缓缓驶向了通往线路的便道。“雪厚路滑,车辆必须开得慢一点才够稳,不过这样也有好处,我们巡查线路的时候可以看得更仔细一些。”

随着车辆前行,刘所长一言不发,透过车窗仔细查看线路一侧的防护栅栏是否完好,我也跟着盯看了一会,因为路况不好,车辆颠簸,没多久就感到晕晕乎乎。这时候,一直专心驾车的副所长姜飞开口了:“小宫,你应该只在动物园里见过狼和狐狸吧?但我们时不时会在巡线途中碰到它们,特别是冬天雪厚的时候,狼和狐狸出来觅食,有时候还会跟着咱们的警车跑上一段呢!”

姜飞的语气松快,但我却感到背脊阵阵发凉,这种不期而遇在我看来不仅不浪漫,反而有些惊悚。于是我问他,“狼追着警车跑?你难道不怕吗?”

“不怕,我穿上警服什么都不怕!有时候我想,它们一定是觉得巡线太寂寞了,所以来陪陪我们。有一次,我遇见了一只通体红棕的狐狸,还和它对视了许久呢!”

车又向前开了一段,然后停了下来。因为线路方向和路况原因,前方线路巡查只能采取徒步方式进行,刘所长简单安排了一下,由姜飞开车绕行至前方等候,他、王建勇还有辅警带着我一路走过去。

下了车,刺骨的寒意由四面八方袭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民警王建勇笑了,“冷吧!”他说,“其实这两天还好,最冷的时候这里的气温能达到零下三十多度,如果在下点雪、刮点风,立马就把人冻透了。”

道路十分难行,大家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脚下的冻土嚓嚓作响,遇到积雪较厚的地方,抬脚都费劲。冷风裹挟着寒气直往衣领里钻,我的脸颊和鼻头被冻得刺痛,呼出的哈气也很快结成了霜,而所里的民警为了更好地检查防护栅栏有无松动,连手套都没有带,他们边走边查边触摸,我注意到,几个人的手都冻得红通通的,但谁都没有抱怨一声。

不多久,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高坡,可民警们并没有绕行的打算。仍然是刘所长打头阵,只见他一手扶着防护网、一手抠住地面,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不时回头看看我们有没有跟上。此时此刻,我突然发觉自己成了队伍中的“大包袱”,刘所长爬到坡顶,回过身伸出手来拉我,在王建勇师傅的“助推”下,我终于气喘吁吁的“登顶”了。

高海拔地区氧气稀薄,连正常呼吸都变成了“做功”,更何况这样高强度的体力活动。我歇了片刻,不解地问道:“刘所,这里人烟稀少,人为破坏防护栅栏的几率应该不大,你们干嘛每次都要这样费力地巡一遍呢?”

“除了防人,我们更要防着狐狸啊、旱獭啊、草原鼢鼠之类的小动物,你可别小看这些家伙,它们可是打洞好手,一旦护栏和地面之间有了缝隙,如果不及时发现干预,只会愈来愈大,到了一定的程度,附近牧户放养的羊只还有草原上的野猫野狗极易进入线路,影响行车。”

这时,王建勇师傅递来警用水壶,我没有接,因为我知道,巡线途中为了不增加负担,除了必要的警用装备,大家都是最大限度的“轻装简行”,连干粮和水都是定量携带、定时食用。很多时候,民警们喝光了携带的热水,只能就着雪水吞咽冻硬了的干馍,他们把这戏称为“矿物补给”。

刘所说,木里所管辖的线路较长,除了“车巡+人巡”,他们还会采用添乘机车的方式来巡线,坐在机车头里,视野开阔速度快,工作效率也提高不少,但因为哈木线是运煤专线,机车调度必须根据运煤量做随时调整,时间并不固定,所里的同志们经常会因为添乘巡线而误了饭点。

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倒也不觉得单调枯燥了。不远处停着所里的警车,车尾看不到烟,应该是姜飞为了节省汽油,把车熄火了。我们加紧步伐,以免他等的太久。

再次上车后,刘所长告诉我,驾车巡线,一定要非常小心谨慎,特别是当车辆驶入无人区的时候,因为没有通讯信号,一旦发生意外,那可真是求救无望,只能自救。这时,他笑着望向姜飞,“姜所就曾经历过一次,估计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可不是”,姜飞接过话头,“有一次,我和老民警董世杰一起巡线,刚准备返回,就因为路况太差导致车辆连爆两胎,当时我们地处草滩腹地,手机信号极弱,想给所里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出去,这可怎么办呢?我和老董一合计,干脆让他回所里求援,我留守看车。当时已近下午五点,天快黑了,老董说什么也不同意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但又拗不过我,只能硬着头皮站在便道旁拦车。说真的,那天我俩的运气还真不赖,不一会经过一辆摩托车,驾车的牧民汉语不好,老董连说带比划大半天,才弄明白怎么个缘故。等牧民把老董拉回所里,天已经大黑了,因为所里只有这一台车,刘所想去接我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在焦急担心中挨了一晚,祈祷我千万别被狼吃掉。”说到这,姜飞憋不住笑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刘所开着借来的皮卡,拉着轮胎和汽油,带着老董找到了我。你不知道,我当时激动地都快哭了,因为高原昼夜温差大,夜间气温低至零下二十几度,前半夜我打着发动机开着暖风取暖,后半夜汽油快用光了,就像网上说的——取暖基本靠抖,可怜我一百八十斤的大男人,抖得和风中的筛子一样。”

“哈哈哈……”,听完姜飞的自嘲,大家伙都笑了,但我分明感到自己的眼睛湿了。

这时,王建勇师傅转头插了一句话,“老董那次回来逢人就说,姜所的脸冻的又紫又肿,像个挂霜的茄子一样,倒把他唬了一大跳。”

“其实苦一点没什么,只要能帮到周边的牧户群众,我们的心里就和喝了蜜一样甜。”刘所告诉我,2017年的冬天,所里的民警在巡线途中,突然发现一辆小轿车翻倒在路边的土沟里,车里隐隐传来呼救的声音。同志们没有一刻犹豫,立刻奔到车边,连拉带拽的把车里的两名伤者救了出来。在查看伤势时,男司机暂无大碍,女乘客因为前挡风玻璃破碎,眼眶处被扎的鲜血淋漓,一直叫疼,教导员索生伟立刻带着辅警将其扶上警车,驱车赶往医疗条件相对较好的刚察县医院进行救治,而剩下的同志则从警车上找来绳子和工具,肩扛手抬的把车扶正。数九寒冬、滴水成冰的天气里,同志们的脸上却布满了汗水。后来,大家帮着司机把车拖到了最近的修车点,又把司机本人安全送到了附近的亲友家,才撑着疲惫的身躯返回了所里。

“这里的路况不好,有些司机因为驾车经验不足,很容易造成事故,我们也曾多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只要群众需要,我们必当全力救助、毫不迟疑。”

作为铁路公安,确保线路安全是第一位的,可是木里地广人稀的自然风貌和游牧散居的乡俗民情却让此项工作变得颇为棘手,如果仅仅依靠这支16人的队伍,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所长刘新林意识到,只有把爱车护路宣传做扎实、做到位,把周边牧户全都发动起来,线路工作才能“事半功倍”。

“不容易!”刘所长用这简单却又饱含深意的三个字来形容之前付出的努力,但我看得出来,他的心里很是感慨。哈木线通车后,所里的民警在安防巡护上做了大量的工作,因为养殖的牛羊不能随意穿越铁路线,近在眼前的草场变成了“看得见吃不着”,村民牧户的意见很大,不但不支持所里的工作,有时还以“游击战”的方式故意把牛羊赶到护栏边,跟派出所“躲猫猫”。民警们经常是赶到线路两侧却不见牧主本人,只好先将牛羊轰下道,再帮着“物归原主”。一时间,大家焦头烂额、分身乏术,所里的工作陷入了被动。

“我那个时候想,正是因为牧户不理解我们铁路公安工作的重要性,所以才会和我们对着来。只有把牧户的工作做通了,我们这条线路才能真正畅通无阻。”

自此以后,所长刘新林、教导员索生伟和所里的其他同志每隔两三天就会驾车前往线路两侧的草场,带着宣传资料进民户、入帐篷。起初,牧户对所里的做法很不理解,认为绕行放牧极不方便,因此总是对民警们冷眼相向。但刘所他们并不气馁,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有时他们会带着砖茶冰糖上门和牧户拉拉家常,有时帮着孩子外出务工的留守老人干点家务活,一来二去,质朴的牧民发现这些身穿制服的铁警和自己的亲人一样,大家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从反对到支持,从厌恶到理解,在线路周边放牧的牧户从多到少、从有到无,甚至不少老人和孩子都自发成为了派出所的“义务宣传员”。

2018年,柴木线K00+19公里处发生了一起路外伤亡事件。一名年仅二十多岁的牧户酒后私自翻越护栏,进入道心后因为体力不支倒地昏睡,被行驶而过的货车撞亡。接报后,所长刘新林三次带领民警进入现场勘查,并帮助死者亲属抬遗体、整遗物。当民警们来到牧户家中,看到伤心欲绝、身怀六甲的遗孀和年仅7岁的孩子,大家心里十分难过,当场你捐二百、我捐三百,当所领导将带着体温的三千余元交至家属手中时,家里的老人感动的泣不成声,用藏语连声说道:“谢谢铁路警察!谢谢你们!”此后,他们还帮助死者家属争取到了最大限度的死亡赔偿金。

“说实在的,木里所的条件是很艰苦,但我们这支队伍坚守在这里无怨无悔!派出所自成立以来,局、处两级领导对我们十分关心,除了定期慰问,及时配送办公用品和生活用品,还担心我们吃的不好,经常通过车带的方式送来新鲜的米面油和蔬菜,更是想方设法帮助所里解决遇到的一切困难,你说,我们能不干好工作来回报上级党委的关心关爱吗?而且所里的民警舍家忘我,有的同志不顾身体病痛坚持工作,有的同志家中老人去世都赶不及回去见最后一面,有这么一群给力的兄弟,这点苦算什么呢?”讲到这里,刘所长哽咽了。

其实一路走来,我的眼眶也曾几度酸涩,我的内心也涌动着一股说不出的情感,有感动、有敬佩、有讶异、有心酸,甚至还有许多许多的心疼。

我既见过他们简陋艰苦的办公环境,也见过陈旧柜子里码放着的整齐划一、分门别类的工作台帐;既见过他们冻裂的双手、被雪水打湿了的鞋袜,也见过他们相互扶持着走在巡线途中的坚毅背影;既见过他们互相调侃对方“因为缺氧而反应变慢”,也见过他们奇思妙想设计出的“主题教育口袋书”和一笔一划、认真撰写的学习笔记;既见过他们聊到家人亲友时眼中涌出的热切光芒,也见过他们对待工作时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专注模样。这些看似割裂和矛盾的种种,不正是新时代下西宁铁警的真实写照吗?

在我即将离开这些可亲可敬的铁警兄弟的时候,刘所长让我为他们拍下了一张“全家福”,他说:“我要把这张照片发给家人,发到朋友圈,让大家都知道,做一名铁路警察,我很骄傲!我更自豪!”


上一篇:大同公安"五个一"硬核措施锻造抗疫利器   下一篇:“嫁给你,我永远都不后悔”清明书一纸情深寄万缕哀思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