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案件审判 > 行政处罚书 > » 战疫时刻:国门内外,浦东国际机场的机坪守护战

战疫时刻:国门内外,浦东国际机场的机坪守护战

» 来源:上海政法综治网 » 发布时间:2020-03-30 18:40

3月13日下午,一张10多辆救护车在国航大飞机下严阵以待的照片刷屏网络。当晚7时15分,上海即发布消息:

自德国法兰克福飞往上海的航班CA936于3月13日12点37分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降落。该航班共计286名乘客,其中6名婴儿,另有17名机组人员。经海关登临检疫,发现4名有发热症状的旅客和2名报告服用过感冒药的旅客。这6名旅客及其4名同行者已由120救护车转送至指定医疗机构接受进一步排查与诊治。另有30名同机旅客经海关流调、采样后统一移送集中隔离点实行医学观察。

回忆起当天的处置过程,41岁的上海市公安局国际机场分局浦东候机楼派出所机坪中队民警杜金星说,从当天中午护送第一批救护车进场,到下午5时多送走最后一批疑似旅客,他前前后后接送了31次。

机坪中队,负责的是浦东机场机坪范围内的秩序,“巡逻,处理车辆违章、交通事故……这些都是日常工作,我们负责把机坪秩序维持好。”

疫情期间,航班少了,警情数量有所下降,但一项新的任务交到了机坪中队头上。上海的闭环管理中,抵达上海的疑似旅客会第一时间转至指定医疗机构,在机坪范围内,就需要机坪中队的警车护送。

3月14日下午1时半,杜金星开着警车等在了浦东机场21号口。这里位于T2航站楼北侧,3月2日起,这里成了救护车进出机坪的指定通道,到我们采访这天,已有169批次进出,平均下来一天就有10多趟。

“你们也检查一下个人防护,一会儿上我的车!”杜金星一边叮嘱我们,一边朝着北面路口张望。

“电台里一叫,我们就来这里等了,(救护车)马上就会来的。”不一会儿,一辆车身上印有“机场救护”字样的救护车先到了,老杜说,转运疑似旅客需要有疾控中心派来的负压救护车,但机场救护车比较熟悉机坪环境,车上也配备了基本的医疗设备,所以一般每次接送,一辆机场救护车打头作保障,机坪中队警车垫后,一前一后护送负压救护车。

没过多久,负压救护车闪着灯到了,车队随即出发,在经过道口安检后,正式驶入机坪。

在浦东的2座航站楼间穿梭,杜金星早已熟门熟路。“机坪驾驶员都要有内场证,到STOP线是要停,要观望的,还有限速,所以一定要我们带着。”经过一处滑行道,小车队停了下来,在观望无误后才穿行而过。

“喏!昨天法兰克福那个航班(国航CA936)就停在184机位!”路过远机位,杜金星又想起了前一天这趟航班,老杜告诉我们,按照处置流程,一般重点国家重点航班抵沪后,全部安排停靠廊桥,海关人员登临检疫。

不过,3月13日的CA936情况有些特殊,“降落前就收到了上面有一定数量疑似旅客的信息,为了处置起来更顺畅,安排了靠远机位。”

而绝大多数停靠廊桥的重点航班,机场在T1、T2和S1卫星厅的廊桥下各设置了一处转运专用通道,“我们一会儿就到卫星厅的通道,会有人把旅客带下来的。”开过通往卫星厅的地道,车队很快就抵达了卫星厅的指定通道。

“接下里就是等啦,有时候很快就能下来,也有可能要等上一两个小时。”老杜说,“那是刚开始的时候,现在流程已经慢慢优化了。”杜金星说,“我们也很理解,卫健委要在移交单上签字,有时候航班集中到达,他们要在3个楼之间来回跑,确实跑不过来。”

不过,即便疑似旅客很快被送下来,也会有“意外”。“一辆负压救护车上规定只能坐5个旅客,有时候就会遇到旅客之间不想拼车,还有旅客带的行李太多,车子里塞不下……”

“一般情况下旅客还是比较配合的,这也能减少我们的接触机会。但碰到一些突发状况,还是要必须上的。”老杜说,有一次下来一个疑似旅客,就是不肯戴口罩,也不说话,不肯上车。“最后我们和救护车、海关一起,跟他说了很久,一开始以为他听不懂中文,后来才知道只是有抵触情绪,不想理我们。好在经过沟通,他最后还是表示理解。”

最终,在通道等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旅客终于下来了,隔开一定距离,我们目击了救护车工作人员,细致地与海关及疑似旅客进行信息核对——

“从哪里转机来的?”“从哪里转机到台北的?”“在德国是留学吗?”“哪个大学?”“什么时候去留学的?”“你是哪里人?”“去留学之后就一直没回过武汉?”“什么时候有过发热症状?”……

对于这些问题,旅客很配合,交接工作很快就完成了。

最终,车队原路返回,目送着救护车驶出21号门,这一趟的护送任务收工,一看时间,下午1时55分进场、3时45分离场,接近2个小时。

杜金星说,疫情期间,机坪中队从早中晚三班倒,切换成了24小时值班制。

相比于工作上的辛苦,杜金星直言,心理上冲击比较大。“过年之前还是湖北比较厉害,现在上海一下成了前方、一线了。心理上肯定有点慌的,这是正常人的反应,这会儿已经好一些了,但个人的防护肯定要做好,对自己负责,对大家负责。”

巧的是,杜金星的爱人也在浦东机场工作,是空港巴士的调度员,做一休一,同样是直面风险的一线岗位。

杜金星笑称,夫妻俩尽管下班都能回家,但基本见不上面。至于刚上二年级的儿子,春节后就送去了父母家,“最近都在上网课,爷爷奶奶也弄不懂,只能靠小家伙自觉了!”

老杜说,“现在就希望这个疫情早点结束,大家都能恢复正常。”这,也是所有为这场疫情奔波的人的心愿。


上一篇: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吉林公安跑出护航“加速度”!   下一篇:潜逃17年终落网!这一起命案始于“非典” 终于“新冠”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