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案件审判 > 行政处罚书 > » 西藏日喀则“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覆灭记

西藏日喀则“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覆灭记

» 来源:平安西藏微信公众号 » 发布时间:2019-12-26 22:02

2019年7月9日,“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10名成员因犯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伤害、赌博、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盗窃等罪被西藏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判处4年到1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

这是日喀则公安机关自2018年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侦办的首起涉恶犯罪团伙案件,打出了声威、打出了成效,极大的震慑了犯罪分子,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

那么“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

看守所结识,沆瀣一气

2016年,日喀则市看守所关进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吸毒人员,其中就有马强、阿素阿清、杨静、杨林、吉石军体、陈龙等人。由于不是第一次吸毒被抓,大家的情绪都十分平静,吸毒后被抓,关一段时间又放,放了又复吸,复吸再被抓,几进几出,大家相互就熟识了,渐渐成了一丘之貉。大家感觉分散吸毒,容易被抓,于是心中便萌生了结伙的念头。

马强,初中文化,无正当职业,江湖人称“强哥”,向来以“凶狠”著称,说打就打,曾因在一次斗殴中被人偷袭,造成头部右侧粉碎性骨折,做了手术没死,在右侧眉骨附近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在日喀则市桑珠孜区小有名气。

马强为人豪爽,出手大方,经常请这群狐朋狗友一起吃饭、唱歌、吸毒,时间长了,阿素阿清、杨静、杨林、吉石军体等人渐渐就把马强当成了大哥,他们觉得跟着“强哥”混,在社会上就能混得好、不受欺负,而且吃住不愁,他们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于是他们经常纠集在一起,跟随和听从犯罪分子马强的指挥,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犯罪嫌疑人陈龙、何长友、李千、周后丽、安茂喜也渐渐参与其中。

群众举报,犯罪团伙初现端倪

2017年10月,受害人李某、骆某相继向公安机关报案称,自身受到“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的不法侵害。

2017年9月4日,“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成员杨林因欠被害人李某3000元未还,与李某发生口角,随即产生教训李某的念头。9月4日凌晨,杨林以还钱为由诱骗李某到龙江路天一会所门口,并召集何长友、李千、吉石军体等人对李某进行围殴,期间何长友拿菜刀向李某背部砍了一刀,李千向李某右脚脚部砍了三刀,造成李某轻伤二级。

2017年9月29日,“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成员周后丽想要回在赌桌上赢杜某的5000元欠款,因找不到杜某,就向杜某的前男友骆某索要,骆某以已与杜某分手为由拒绝偿还,周后丽求助于马强,马强通过电话指使阿素阿清、吉石军体、杨静、陈龙前往现场帮助周后丽收账,马强随后也赶到现场,并从桌子上捡起一个渔具砸在骆某头部,骆某被逼无奈,只好从朋友处借了5000元偿还,期间马强等人与骆某相互厮打,周后丽拿到5000元后,马强等人逃离现场。

鉴于上述犯罪性质的严重性,日喀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警后,果断成立专案组,进行立案侦查。就在这个犯罪团伙正做着黄粱美梦之时,正义之剑已悄然举起。

斗智斗勇,侦查与反侦查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早在2016年就进入了日喀则市公安局的工作视线,只是苦于犯罪分子反侦查意识很强,未能掌握到足够证据。

这伙犯罪分子每次开设赌场,都派人在外围放哨,甚至派人到市公安局和附近警务站门口蹲守,一旦看到有多辆警车或者民警大规模出门的情况,立即给赌场通风报信。并且他们也认得市局刑侦支队和周边警务站的一些民警,一旦有便衣民警或陌生人进入赌场周围,立即发出警报,随即撤离,参赌人员四散而去,市局专案组几次到现场都扑了空,曾经一度怀疑是出了“内鬼”,所以每次抓捕行动都严格保密,临时抽调集合出发,不讲抓捕任务,但抓捕仍然落空。犯罪分子这招着实厉害,多次侥幸逃脱,一度让案件侦办工作陷入窘境。

痛定思痛,日喀则公安局专案组领导逐渐把怀疑目标锁定在日喀则市局大院集合统一出发的这个环节上,因为行动目标仅有主要领导知道,犯罪分子事先知晓可能性很低,但总能赶在民警到达的前一刻撤离,并销毁证据,说明犯罪分子在赌场外围设有眼线,且不只一个,市局周围的可能性很大,特别是大门口。为了验证这个猜想,在后续对“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成员的抓捕过程中,市局专案组果断选择在其他单位集合出发的方式,一举将犯罪分子擒获,最终证明了这个思路的正确性。

同时,日喀则市公安局专案组还经过对犯罪分子的跟踪调查,分析出犯罪分子一天的活动规律、通常居住的场所、主要的犯罪事实和证据等。在对交通卡点、犯罪分子可能出入及留宿的地点进行严密控制,监视嫌疑对象的出现;很快,对该案形成了全方位作战的格局,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由此展开。

先发制人,打开案件突破口

通过艰苦细致的走访摸排,“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的证据链证据仍然不足。由于马强在实施犯罪活动中,很少亲自参与现场,长期藏在幕后遥控指挥,且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留下的犯罪证据少之又少。到底从哪里打开本案的突破口呢?侦查工作陷入了僵局。

就在此时,2017年7月29日,日喀则市桑珠孜区雅喜阳光花园的小区居民朱女士报案称,7月28日晚,家中衣服口袋里2000余元现金不翼而飞。朱女士报案后,日喀则市公安局刑侦部门立即展开调查,很快就把目标锁定为吉石军体。

吉石军体,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善于攀爬,人送外号“蜘蛛人”,多次在桑珠孜区实施入室盗窃。

吉石军体正是“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的骨干成员之一。市局专案组在认真分析研判的基础上认为,直接抓捕马强,证据不足就算抓了也只能放走,没多大意义,而且一旦打草惊蛇,这群犯罪分子极有可能立即逃回内地,到时再抓捕就难了。但如果仅仅以盗窃罪对吉石军体进行抓捕,吉石军体是个惯偷,“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应该也知道,抓捕惯偷不是针对他们,应该不会选择逃跑。因此,市局专案组在认真分析研判的基础上,于2017年10月29日对吉石军体实施了抓捕,并期望通过对吉石军体的审讯,打开“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的突破口。

就在这个时候,马强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市局专案组的监控视线中消失了,市局专案组在马强常住的几处地点设伏、蹲守,很长一段时间始终不见马强露面。难道是他已经觉察到我们,提前逃跑了吗?抓捕工作再度陷入僵局。

审时度势,果断抓捕主要成员

而此时其他方面工作也没有重大进展,难道侦破工作要就此放弃了吗?市局专案组领导审时度势,认为要耐得住性子,坚持既定的方针,蹲点守候,“不见兔子不撒鹰”。根据市局专案组领导的指示,侦查员夜以继日,风餐露宿,为了不暴露意图,他们饿了嚼口方便面,渴了喝口凉水,连续作战多天,仍无怨无悔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狡猾的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2017年10月26日,市局专案组得到线索,马强可能再次返回日喀则市,市局专案组在充分掌握“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活动规律、综合分析各种抓捕风险的基础上,抽调40余名精干警力组成2个抓捕小组对“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主要成员实施抓捕。

在连续跟踪、蹲守七天七夜之后,市局专案组最终锁定马强居住在某酒店,并于2017年11月2日早上迅速出击,一举擒获了仍在睡梦中的马强。与此同时,蹲守在某某小区的第二抓捕小组趁主要团伙通宵吸毒的间隙,以雷霆之势一举将阿素阿清、杨静、陈龙、何长友等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警笛长鸣,警灯闪烁,一路凯旋,将这伙犯罪分子押回了市局专案组。周后丽、杨林、李千、安茂喜其余4名犯罪嫌疑人也陆续到案。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从普遍规律来看,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形成和发展都会经历一个由小到大、由“恶”到“黑”的过程,越早打击治理,社会危害就越小。

据犯罪分子交代,就在公安机关对“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集中抓捕的当天,2017年11月2日凌晨,马强打电话让杨静找冰毒,杨静从一贩毒者购买600元的毒品后转卖给马强。之后,杨静让马强、阿素阿清在自己的出租房内一起吸食所购买的毒品。同日5时许,夜场陪酒女张某给杨静打电话要其找冰毒,杨静从何长友处购买600元冰毒,并通知陪酒女张某到自己住处,张某、牟某、陈晓某三人到达杨静住处并付了毒资,杨静容留牟某、陈晓某、张某、陈龙四人在其住处共同吸毒。公安机关抓捕杨静等人时,查获三包冰毒(0.6447克)、微型称量器、锡箔纸、吸管等吸毒用具。

在抓捕现场,市局专案组民警还查获了钢管砍刀20把。据犯罪分子交代,就在被抓的前几天,马强和骨干成员阿素阿清等还在策划开设新的赌场、购买赌博机等设备,甚至为赌场“保驾护航”专门自制了20多把长达两米的钢管砍刀。谁曾想计划尚未实施,就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深挖线索,犯罪团伙原形毕露

犯罪分子到案只是整个案件好的开始,更加艰巨的斗争还在后面。在专案组强大的审讯攻势下,“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主要成员还陆续交待了以下犯罪事实:

2017年7月、8月,马强和李小健两人在穆拉伦宗二楼茶园包间内召集李开某、杨林等人聚众赌博,抽得渔利三四千元,由马强和李小健平分,吉石军体和李小健的兄弟负责购买赌博用的扑克和饮料。

2017年8月7日晚,阿素阿清等人与周某等人在桑珠孜区天意娱乐场所门口斗殴,导致阿素阿清1根肋骨骨折。8月18日,阿素阿清通过马强得知周某的具体住址,纠集杨静、吉石军体、陈龙等人驾驶马强提供的车辆以索要医疗费、误工费(阿素阿清等人实际花费医疗费为700余元,被打伤期间未被扣工资)为由,强行将周某从住处带到明珠湖附近,仗着人多,以威胁方式索要赔偿,周某被迫赔偿了25000元。阿素阿清等人将收到的钱如数交给了马强,马强从收到的钱中给吉石军体和陈龙每人分了1000元,给阿素阿清分了3000元。

2017年9月27日,马强、安茂喜通过电话召集李开某、李小某、吉某某、张某等人,在藏隆广场二期小区二单元内以炸金花(100元底600元封顶)的形式聚众赌博。在赌博过程中,马强安排吉石军体、何长友在赌场打杂(抽取渔利、赌场门口放哨等),并承诺两人赌局结束后给每人1000元酬劳。“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通过赌博抽取渔利60000元,并将钱多次借给参赌人员。在赌博过程中,安茂喜也多次为参赌人员以一万元收取500元利息的方式提供赌资。

2017年7月至10月,吉石军体“飞檐走壁”17次,均是趁着主人熟睡之际,攀爬入室盗取现金,金额累计达到55483元,盗窃所得的赃款不是充游戏币,就是吃喝玩乐全部挥霍。

正义审判,犯罪团伙最终覆灭

经过3个多月的艰苦审讯和细致的走访调查,专案组通过政策攻心、法治教育等方式,不断挖掘出新的案件线索,努力找到新的被害人和见证人,并耐心细致的开展说服教育,逐个打消他们的顾虑,争取每一个受害人和见证人配合警方出庭作证。在综合分析案件审讯和证据链构成的基础上,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专案组初步认定,马强等10名犯罪嫌疑人已经涉嫌恶势力犯罪团伙性质。

2018年1月,日喀则市公安局以刑侦支队为基础抽调各县刑侦民警、市局各部门正式组建日喀则市公安局扫黑办。日喀则市公安局扫黑办从刑侦支队手中接过本案件,并移送同级检察机关审查。检察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市局扫黑办在经过了长达数月的两次补充侦查后,基本查清了“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从2017年开始,马强、阿素阿清、杨静、杨林、吉石军体等人经常纠集在一起,由马强充当组织者、领导者、指挥者,由阿素阿清、杨静、杨林、吉石军体为骨干成员,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日喀则市内实施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伤害、赌博、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盗窃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影响日喀则当地社会治安。案件证据链经过检察机关的反复审查推敲后认为,证据确凿,起诉条件已经成熟,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月决定对“马强恶势力犯罪团伙”正式提起公诉。

2019年1月31日,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人民法院对马强、吉石军体、阿素阿清等10人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马强犯寻衅滋事罪、赌博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4年零10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被告人吉石军体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赌博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1年零4个月,并处罚金8000元;被告人阿素阿清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3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其余7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3个月至1年(缓刑)不等刑罚。

一审宣判后,马强等8名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认为,2017年7月至同年11月,上诉人马强纠集吉石军体、阿素阿清、杨静、杨林等人,为非作恶、频繁作案,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先后实施了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犯罪。马强实施了赌博犯罪,吉石军体实施了多起盗窃犯罪,杨静实施了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犯罪。一审判决认定马强、吉石军体、阿素阿清、杨静、杨林等人系恶势力犯罪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至此,这个盘踞在日喀则市桑珠孜区的恶势力团伙彻底覆灭。


上一篇:未雨绸缪宣传先行 交通知识送到身边   下一篇:2019年西藏平安建设(综治)工作检查考评动员部署会在拉萨召开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