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通缉 > 案件审判 > 典型案例 > » 胡守云诉宁波出版社、北京新华图书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

胡守云诉宁波出版社、北京新华图书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

» 来源:通缉查询 » 发布时间:2016-02-05 14:34

胡守云诉宁波出版社、北京新华图书有限公司进犯著做权纠凡鸶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决书
(〔1999〕一中知初字第17号)

原告 胡守云,女,70岁,汉族,广播电永\局影戏事业治理局离休干部,住北京市东城区外交部街33号1号楼4单元1层2号。
请托代办代理人 于军,中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请托代办代理人 李雷鸣,男,23岁,汉族,中济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住北京市昌平县城区镇中国政法大学内。
被告 宁波出版社,住宅地浙江省宁波市苍水街79号。
法定代表人 李振声,该社副社长。
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住宅地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17号。
法定代表人 刘军,董事长。
请托代办代理人 李龙,该公司业务部副经理,住北京市海淀区清河镇。
原告胡守云诉被告宁波出版社、北京新华图书有限公司进犯著做权纠纷一案,本院于1999年3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由审讯员赵宪忠担当审讯长,代办代理审讯员赵静、娄宇红插手合议,于1999年4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胡守云的请托代办代理人于军、李雷鸣,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的请托代办代理人李龙到庭插手了诉讼,被告宁波出版社经合法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完结。
原告胡守云诉称:其夫刘西林先生于1943年完成了《解放区的天》这一歌曲的创做,该曲被广为传唱,成为妇孺皆知的范例革命歌曲。1998年7月30日刘西林先生到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处购书时,发觉由被告宁波出版社于1996年4月出版的《七·一金曲》一书中《解放区的天》的署名为“佚名词,陈志昂曲”。该书使用《解放区的天》未征得刘西林先生的允许,被告宁波出版社出版发行该做品的行为及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的发行行为进犯了刘西林先生的著做权,并对刘西林先生的声誉构成了一定的损害。由于刘西林先生已于1998年12月4日逝世,我做为刘西林先生著做权的惟一继承人,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一、判令被告宁波出版社支付抵偿费2718元,并与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独特承当连带责任。二、判令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支付抵偿费400元,并与被告宁波出版社独特承当连带责任。三、判令两被告向原告赔礼抱愧并撤销其侵权行为构成的影响。
被告宁波出版社辩称:首先,我社在出版《“七·一”金曲∨直参考的各种版本的歌曲集,对《解放区的天》不是未署名,便是署“佚名词,陈志昂曲”,我社其时扰值不知道做词者为谁,谈不上知其名而不署,故不形成对刘西林先生署名权的损害。其次,我社没有损害刘西林先生的做婆止用权和取得答谢权。该曲被公开使用50余年,从未见做者有未经允许不得使用的声明。依据的有关规定,在做者未做出格声明的状况下,使用他人做婆智乐意的,但应向做者支付答谢。我社在《“七·一”金曲》后面附了一个编后语,此中注明:“希翼词曲做者见到此书后,自动与宁波出版社联络,以便寄样书和答谢。”在我们不知道词曲做者的联络地址,无奈与他们联络的状况下,这种办理方法应该是恰当的。而且,其时我们基本不知道刘西林先生和《解放区的天》的关系,怎么谈得上损害其取得答谢权呢?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寻不到一个对《解放区的天∨逐名为刘西林的版本,这注明刘西林先生的做者身份其实不为无数人所知。所以,即使刘西林先生为《解放区的天》的著做权人的事实随光阴推移广为人知,我社也因没有知情不改、继续出版的事实,而未形成对刘西林先生著做权的损害,故哀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哀求。
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辩称:我们是销售商,所销售的图书都是从有图书批发权的国家认可的正式渠道进货,《“七·一”金曲》一书能否有侵权行为我们不明晰。在接到胡守云的民事起诉状后,我们即对此案波及的《“七·一”金曲》一书举行了下架封存、进行销售的办理。鉴于以上起因,请法院酌情依法裁定。
本院在庭审过程中重点审查了以下事实:一、胡守云能否具油峋案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二、刘西林先生能否为《解放区的天》著做权人?三、被告出版、发行、销售《“七·一”金曲》及未支付《解放区的天∨止用费的状况。按照当事人的举证、质证状况,本院对本案事实认证如下:
一、对胡守云具油峋案原讲述讼主体资格的认证。对此,原告提交了两类证据:
(一)户口本和街道处事处居民工做科及家属委员会出具的证实。证实事实为:刘西林,男,汉族,河北省南皮县人,1920年12月10日出生,1998年12月4日逝世,其与胡守云是夫妻关系,夫妻二人共有子女三人:刘欣、刘彬(子),刘磊(女)。
(二)刘西林的遗产继承人于1999年1月12日签定的遗产支解协议,协议内容为:“已故刘西林先生的著做权,因行使著做权而获得的权益以及因著做权被进犯而获得的权益,都由胡守云继承;刘欣、刘彬、刘磊放弃对付上述遗产的继承权;其他遗产暂不支解。”
对上述证据及其所证实的事实,被告未提出异议,且无相反证据。故本院予以确认。
二、对刘西林先生能否为《解放区的天》的著做权人(做词记谱)的认证。这是原告主张势力的前提,波及的证据包含三类:
(一)刘西林在有关行政治理机关举行注销的证实:
北京市版权局01-95-B-016号做品注销证。载明内容为:刘西林于1995年12月26日对其在1943年完成的歌曲《解放区的天》(记谱做词)在北京市版权局举行了注销。
1995年12月20日,中国音乐著做权协会出具的证实,证实刘西林在1994年8月9日起参加中国音乐著做权协会,其创做的《解放区的天》(做词记谱)已在该协会举行了注销。
1996年1月8日,北京市公证处对前述事实举行了公证,公证书号为(96)京证内字第0029号。
(二)原告提供的证实刘西林是《解放区的天》做者的其余证据。这类证据次要是书面证言及公开拓表过的有关《解放区的天》的一些文章。
1、证人董小吾、高宝成、李桐树的书面证言,证实的事实为:《解放区的天∨智小剧《追难》的主题曲,原名为《边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由刘西林记谱做词。
2、裘实(本名李桐树)在1984年6月颁发于《人民音乐》上的《〈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曲词由来》文章。该文章证实早在1984年,就已经有人颁发文章公开指出《解放区的天》的真正做者是刘西林这一历逝致实。
3、原告证实刘西林不但是《解放区的天》曲的做者,而且恒久以来在媒体上有无数关于刘西林是《解放区的天》做者进型屺导的其余文章,次要有:吕金藻颁发于《人民音乐》1992年5月的文章——《再为几首歌曲正名》和刘西林颁发于《音乐生活报》1994年7月22日的文章——《关于歌曲〈解放区的天〉的词曲由来和署名》等文章。
(三)陈志昂先生的证言及其向法院提交的书面资料:
本院在审理过程中,专门就《解放区的天》做者一事走访了陈志昂先生。为此,陈先生还特向法院提交了书面证言及其撰写的《半世纪的备忘录》。陈志昂先生在这些书面资猜中自述到:其于1944年下半年,在胶东解放区海阳县郭城尝试区下乡工做期间曾收集了一些民歌,此中有一首名为《唱十字》或《十字调》。随后其按照这支民歌写了一首儿童歌曲《儿童团的红旗顶风飘》,在郭城小学教唱后,该曲即在当地传布。约1945年底至1946年初,《解放区的天》这支歌在胶东宽泛风行,由于曲调与《儿童团的红旗顶风飘》类似,人们认为即是按照后者改填的。1946年,胶东解放区停止过一次文艺评奖(非做者本人投稿),《解放区的天》被评为陈志昂的做品。约1983年其在《人民音乐》上看到一篇署名务实的文章,注明《解放区的天∨智其他地域此外一位同志按照民歌间接填词的。其时,正值山东音乐协会约他写一篇关于胶东解放区音乐工做的文章,他便按照本人的经验写了《我怎样进修音乐》一文。在谈到《解放区的天∨直他回顾了上述状况,并默示“我为这一悬案终于得四处置惩罚惩罚而快乐。”(该文先后颁发于《齐鲁乐苑》1986年10月总第18期,《艺术论坛》1987年第3期,后又收入青岛出版社1992年6月出版的《难忘的历程》一书)。近几年他曾屡次向音乐著做权协会就上述问题讲明态度,并先撤退退却回《解放区的天》稿费、使用费二百余元。
从陈志昂的上述陈述中,可以明晰地注明《解放区的天》误署名为“佚名词,陈志昂曲”的来龙去脉及源由,其在撰写并提交法院的《半世纪的备忘录》中对此做了更为具体的评释与记录。
综合上述三类证据所证实的内容,本院认定以下根才干实:《解放区的天∨智1943年由其时在120师战斗剧社工做的刘西林同志创做的小秧歌剧《追难》的主题歌。做者在按照冀鲁民歌《十二月》曲调填词而成,对原曲调未做任何加工和批改。《解放区的天》原名为《边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全国解放后,这首歌传向全国,并将歌名及歌词中的“边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改为“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曲调除增多了几个雷同音符外,其余概无改观。不少年来,诸多音乐刊物,包含一些闻名刊物在刊载《解放区的天∨直都将做者误署名为“佚名词,陈志昂曲”。对此,陈志昂先生早在1985年就已公开否认他是《解放区的天》的做者,而肯定了刘西林是该曲做者的事实,对其后由音乐著做权协会转交来的有关《解放区的天》的使用费退回并附了注明。故刘西林是《解放区的天》的做者(做词记谱)。
三、被告出版、发行、销售《“七·一”金曲》一书的事实及未支付《解放区的天∨止用费状况:
(一)宁波市委宣传部和宁波市阶俘委员会编写,宁波出版社于1996年4月第一次出版发行《“七·一”金曲》,印数1-30000,定价:2.9元。该书在编写时通过参考若干歌曲集选编使用了《解放区的天》,并署名为“佚名词,陈志昂曲”。在编后语中写到:“在中国共产党创建75周年留念日立刻降临之际,我们谨将深受宽阔大众爱穆淠讴歌党、讴歌社会主义祖国、反映党的奋斗历程的75首歌曲集合成册,以供留念建党歌咏流动之用,也做为革命传统阶俘的教材。由于我们水平有限,在歌曲选录上难免遗漏,出格是我们来不及和所有词、曲做者获得联络,希翼词曲做者见到此书后,自动与宁波出版社联络,以便寄样书和稿酬。”被告宁波出版社在出书后向来到原告提起诉讼长达两年之久从未自动或通过音乐著做权协会向陈志昂先生支付有关该曲的使用费。
(二)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于1998年从浙江省店进了《“七·一”金曲》20本,属平销。其在接到胡守云的民事起诉状后,即对此案波及的《“七·一”金曲》一书举行了下架封存、进行销售的办理。
对上述事实,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系进犯著做权纠纷。被告宁波出版社的出版、发行行为及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公司的销售行为能否形成对刘西林著做权的进犯,是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而确认刘西林能否为《解放区的天》的做者又是处置惩罚惩罚该焦点问题的前提。从上述查明的事实看应确认刘西林系《解放区的天》的做者(记谱做词),刘西林对《解放区的天》依法享有著做权。依据法令的有关规定,民事侵权行为的形成由违法行为、伤害事实、行为人过失、伤害事实与违法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四个要件形成。换言之,只有满脚这四个要件的行为,就必须承当侵权民事责任的法令后果。被告宁波出版社在其出版发行的《“七·一”金曲》中使用了《解放区的天》,且误署名为“佚名词,陈志昂曲”,对刘西林的著做权构成了客不雅观损害。对此事实,被告宁波出版社并没有异议,有异议的是其认为在主不雅观上并没有过失,没有加害的有意,故不应承当侵权责任。本院认为,根据法令的有关规定,过失包含有意和谬误。有意是指行为人明知本人的行为会构成伤害后果,而希翼或听任这种后果的发生。谬误是指行为人应知本人的行为后果,但由于过于自信而轻信不会发生或忽略粗心,没有采用门径致使伤害发生。因而,在揣度行为人有无过失时,既要看其应不应当知道,还要看其是否知道。被告宁波出版社辩称在出版《“七.一”金曲∨直参考的各种版本的歌曲集,对《解放区的天》不是未署名,便是署“佚名词,陈志昂曲”,其时扰值不知道做词者为谁,谈不上知其名而不署或署错名。但依照现行第条第二款的规定,使用他人做婆智要支付答谢的,被告宁波出版社即使编书时不知刘西林是《解放区的天》的做者,在出版书后支付陈志昂答谢的过程中也能知悉《解放区的天》的真正做者是刘西林而不是陈志昂。因为陈志昂先生早在1985年就已公开否认他是《解放区的天》的做者,而肯定了刘西林是《解放区的天》做者的事实。音乐报刊杂志也屡次公开登载文章评释这一历逝致实被误署名的源由及以谣传讹的后果。被告宁波出版社只有依法向陈志昂支付答谢,陈志昂就会向其廓清该事实,被告宁波出版社也就会及时自动地予以修正。而被告宁波出版社在出书后向来到原告提起诉讼长达两年之久未自动或通过音乐著做权协会向陈志昂支付有关该曲的使用费,使误署名一事不能得到及时的纠正。这脚以注明被告宁波出版社在出书的前后均未尽脚够的留心义务,甚至构成了对《解放区的天》做者的误署名及对刘西林著做权损害的后果。所以,被告宁波出版社在主不雅观上是有过失的,其出版发行的行为进犯了刘西林的署名权和取得答谢权,故应依法承当进行侵权、公开赔礼抱愧和抵偿丧失的侵权责任。但因其主不雅观过失程度轻,故在详细承当侵权责任时予以思考。
对付原告主张两被告应负连带责任一节,本院认为,连带责任的承当必须有法令的明文规定或当事人的明确约定。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责任公司做为图书销售商,所销售的图书都是从有图书批发权的国家认可的正式渠道进货,无论在进货还是在销货中,都很难知悉《“七.一”金曲》一书有进犯《解放区的天》做者著做权的行为。而且,在其接到原告胡守云的民事起诉状后,即对此案波及的《“七.一”金曲》一书举行了下架封存、进行销售的办理。故其在主不雅观上没有独特过失,不应与出版商被告宁波出版社一起承当连带抵偿责任,但应承当进行销售的法令责任。
依据关于著做权继承的规定及关于遗产继承的规定,做者死亡后,其著做权中的署名权、批改权和爱惜做品完好权由做者的继承人或受遗赠人爱惜;著做权中的财产权根据继承法的规定继承。按照刘西林所有继承人对刘西林著做权及相关权益的支解协议,胡守云是已故刘西林先生著做权的惟一继承人,对刘西林的著做权、因行使著做权而获得的权益以及因著做权被进犯而获得的权益,都由胡守云继承。故胡守云做为本案原告在步伐上及实体上均是合法有效的。
由于原告对其所主张的丧失抵偿额未提供脚够的证据,故本院依据被告宁波出版社的侵权情节、主不雅观过失水安然沉痾静侵权后果予以综合裁夺。
综上,依据《》第条第一款第六项及第八项、《》第条和第条之第一款、《》第条和第条、《》第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被告宁波出版社进行出版发行未对《解放区的天》予以正扰逐名的《“七·一”金曲》一书;
二、被告北京新华图书有限公司进行销售未对《解放区的天》予以正扰逐名的《“七·一”金曲》一书;
三、被告宁波出版社于本裁决生效后7日内向原告胡守云书面致歉(致歉内容须经本合议庭审核);
四、被告宁波出版社抵偿原告胡守云350元(于本裁决生效后7日内给付);
五、驳回原告其他诉讼哀求。
本案诉讼费134.72元,由被告宁波出版社承当(于本裁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裁决,可在裁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134.72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如上诉期满后7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主动撤回上诉办理。

审讯长 赵宪忠
代办代理审讯员 赵 静
代办代理审讯员 娄宇红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
书记员 仪 军


上一篇:黄亚君诉上海维纳斯婚纱摄影有限公司返还技术指导费、商标使用费纠纷案   下一篇:吉林省长春市人民制药厂与(香港)永安药业公司侵犯商标权纠纷上诉案

百度推荐

重点通缉犯
分享一下,传递正能量!
月点击排行
随机文章欣赏
通缉犯查询网 ZhuaTongJi.COM © 2011-2017 网站地图 | 最近更新
本文内容均来自网络搜集,如侵犯版权、名誉权需撤销文章请联系邮箱:406467622@qq.com
通缉犯查询网提供通缉犯信息在线查询,帮助有关部门破案,本站非营利性网站,同时欢迎大家积极提供通缉犯相关信息及通缉犯照片!